<progress id="qmdrw"><legend id="qmdrw"></legend></progress>

    安徽大学生网

    就业
    就业动态 就业指导 就业政策 招聘信息

    垃圾分类者被当成收破烂的?合肥垃圾分拣员存用工缺口 收入过万难招人

    就业动态 时间:2019-07-17 10:24:26 点击: 来源:合肥晚报
    [导读]随着垃圾分类的“全国热”,与之相关的新职业也被大家关注。记者采访发现,当前合肥垃圾分拣员存在空缺,甚至面临招不到人的尴尬。

    实行垃圾分类后,饮料瓶等可回收垃圾离开居民家后,便开始一段“奇妙”的“分类旅程”。它们会经历粗分、细分、再加工等多道环节,根据市场的需要,去往不同的城市,最终实现自己的“华丽”变身;也有可能换一种形式,重新回到你的家中。

    随着垃圾分类的“全国热”,与之相关的新职业也被大家关注。记者采访发现,当前合肥垃圾分拣员存在空缺,甚至面临招不到人的尴尬。

    垃圾去哪儿了?

    一个饮料瓶的“分类旅程”

    记者通过探访,梳理了垃圾分类处理的各个环节。让我们以一个饮料瓶为例,看看它的“分类旅程”。

    第一站:小区垃圾分类站

    7月16日上午7时,在望湖城福桂苑小区,居民顾阿姨拎着一袋饮料瓶,来到小区的垃圾分类站,投进可回收物收集柜。两年前,福桂苑小区成为合肥首批生活垃圾分类的试点小区后,顾阿姨就逐渐养成了垃圾分类的习惯。

    第二站:装入转运车

    7时30分左右,负责运营包河区生活垃圾分类项目的北京环卫分拣员张路广,骑着纯电动转运车来到福桂苑垃圾分类站。

    他停下车,打开可回收物收集柜,将柜内的垃圾一起装入转运车。顾阿姨扔的饮料瓶即将离开小区,开始它的“分类旅程”。

    第三站:再生资源暂存点

    在转运车装满后,张路广骑车来到位于繁华大道与徽州大道交口,这里有一处再生资源暂存点。张路广熟练地将居民投递的可回收物根据纸类、塑料类、金属类、织物类、电器等大类进行第一次粗分和打包。其中,顾阿姨扔的饮料瓶被归于塑料类。在打包前,张路广将每个瓶盖拧下来单独归类,瓶身被装入了大分类袋,搬上货车,等待运往再生资源分拣中心。

    第四站:再生资源分拣中心

    经过几十分钟的车程,分类袋被运到了肥西县的大型再生资源分拣中心。在这里,所有的可回收物将被进一步细分。仅塑料一项,就会被细分为饮料瓶、油壶、色塑和杂塑等。

    顾阿姨扔的饮料瓶被分为饮料瓶类,和其他各类饮料瓶一起倒入打包器,在经过挤压成方形后,也意味着它们在合肥的“行程”即将结束。

    第五站:全国各地的资源化利用基地

    对于顾阿姨扔的饮料瓶接下来的“行程”, 北京环卫企业负责人胡毅熠介绍,打包好的可回收物将被运往全国各地的资源化利用基地进行深加工。

    “塑料瓶被运到资源化利用基地后,将被进一步分拣,经过撕标、破碎、清洗、加热融化后,变成塑料制品的原材料。”胡毅熠介绍。

    第六站:加工利用后重新进入居民生活

    胡毅熠介绍,这些塑料原材料按照各自不同的品质,分别被不同的塑料制品厂购买,再通过加工,制作成一件件塑料物品投入到市场,重新进入居民生活,实现资源再利用。“比如大家穿的速干衣,原材料就是塑料。”

    毛娴静 王兆亮 合肥晚报 ZAKER合肥记者 蒋瑜香

    垃圾分得越细,市场价格越高

    同一个饮料瓶,不同部分价格相差一倍

    大家都说垃圾是放错地方的“宝”,可要让垃圾真正实现“变废为宝”,还必须经过分拣和处理,而且分得越细,资源化利用率越高,市场价格就越高,

    7月16日,记者来到位于肥西县的再生资源分拣中心,这里汇集了包河区44个垃圾分类试点小区的可回收物。

    记者看到,在这里纸类、塑料类、废旧家具类、易拉罐等不同的物品,经过专业打包机,被压实捆住,分类码放。

    “可回收的垃圾从居民小区出来后,在这里得到进一步细分。”胡毅熠介绍,按照不同的分类标准及物品的品类、品质、规格等要求,分拣中心工作人员进行专业化分类挑选、储存、拆解、打包等加工。比如纸类,会被细分为报纸、书本、铜版纸、黄板纸、废纸等,不同种类的纸,价格也有差别。“用于包装盒的黄板纸,市场价格1400—1500元/吨。书本报纸价格最高,达到2300元/吨。”胡毅熠说,虽然同是纸类,但不同品质的纸将有不同的用途。

    再比如塑料。“如果将一个饮料瓶混卖,价格很低,但如果将饮料瓶分类打包,瓶身约3000—4000元/吨,而瓶盖的品质更好,可以买到约8000元/吨。”胡毅熠说,垃圾分得越细,资源化利用率越高,垃圾的“资源性”更能体现。

    垃圾分类催生新职业

    月薪有时过万,存在用工缺口

    随着垃圾分类的推进,“垃圾分拣员”和“上门回收员”等新职业应运而生。上海等媒体报道,这些新职业有的月薪过万。但记者采访时发现,这些职业在合肥并没有那么“火热”,甚至面临招不到人的尴尬。

    现状:紧缺的垃圾分拣员

    今年20岁的顾鑫是包河区官塘再生资源暂存点的分拣员,从事分拣工作一年。上午11时,气温很高,顾鑫满头是汗,在他面前是一堆刚从居民小区拉来的可回收物。拆包、扫码、过秤、上传积分……他熟练地将不同物品进行归类。

    “为了便于居民投递操作,居民只需将可回收物、餐厨垃圾、其他垃圾、有害垃圾分别投入不同的垃圾桶内即可,我们在这里进行分拣,再给他们扫码积分。”顾鑫说。

    在这个再生资源暂存点,还有17名分拣员,顾鑫是最年轻的一员。

    “大多数分拣员年龄为四五十岁,很少有年轻人愿意干这事。”北京环卫集团安徽项目组运营部负责人吴东杰表示,目前包河区有40名垃圾分拣员,随着试点范围的扩大,这一新职业存在用工缺口。

    苦恼:“我们不是收破烂的”

    随着上海强制实施垃圾分类,使得垃圾分类成为全国关注的话题,垃圾分类的从业人员逐渐被大家熟悉。但记者在采访中发现,由于一些市民的不理解,让垃圾分类者被当成“收破烂”的。

    今年50岁的黄师傅不愿意向家长和朋友提起自己的职业,“我以前在工厂上班,后来来到分拣中心,大家一下子觉得我混得不照了。”黄师傅说。

    更让黄师傅觉得苦恼的是一些居民并不理解垃圾分类工作,让他觉得“受伤害”。

    “今天上午我去一个小区收物品,那户居民直接把东西扔出来,‘哐’的一声,随后就把门关上了。我感觉他们像在扔垃圾,我像在捡垃圾。”黄师傅说,甚至还有个别居民认为他们就是收破烂的。

    不过,让黄师傅感到欣慰的是,“大多数居民还是理解和支持垃圾分类,在我们收走物品后,他们会对我们说‘谢谢’,还给我们倒水喝。”黄师傅说。

    收入:有时过万,但“很难招人”

    记者了解到,目前合肥的垃圾分拣员每月工资约4000元,公司购买五险,每天工作8小时。

    那么,“上门回收员”的收入能破万吗?

    “有过月薪破万的时候,但很少,平均在五六千元。”“便利侠”运营总监邢卫表示,与分拣员不同,“上门回收员”是居民通过支付宝APP预约,回收人员上门回收垃圾。在垃圾回收高峰期,“上门回收员”接到的订单量增大,收入也相应增加。尽管如此,但邢卫表示“很难招人”。“这项工作很辛苦,很多年轻人不愿意做,或者做了一段时间就辞职了。”邢卫表示,随着垃圾分类试点小区的扩大,这一职业存在一定的用工缺口。“我们要求其实很简单,只要年轻人能吃苦耐劳就行了。”邢卫说。

    毛娴静 宗雷 合肥晚报 ZAKER合肥记者 蒋瑜香

    精彩评论

    收藏
    安徽大学生网微信二维码 扫一扫 更健康
    彩巴巴彩票网精准计划